东莞南城律师网 知名律师胡正东竭诚为您服务!
收藏本站
 
在线客服

白天:09:00-17:30

晚上:19:00-23:00

在线客服2 在线客服1

在线客服2 在线客服2

售前咨询1 售前咨询1

售前咨询2 售前咨询2

新闻详情

他为何不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

股东离开公司10年后 被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


2007年6月,李某入股陈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常德经济开发区某鞋厂(系有限责任公司),负责该公司的财务管理工作。2011年初,李某因身体原因,提出退出公司经营,陈某与另外一名公司高管当场表示同意。此后,李某再也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与管理,也没有在该公司领过工资。


2012年10月,因资金周转需要,陈某向徐某和钟某借款30万元,出具借条并加盖了某鞋厂的印章。2018年9月29日,因陈某一直未归还借款,徐某、钟某向鼎城区法院提起诉讼,法院判决某鞋厂归还二人借款30万元。


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,法院经查询未发现某鞋厂有可供执行的财产。2021年6月18日,徐某、钟某向武陵区法院申请对某鞋厂进行破产清算。同年12月27日,法院以该公司已资不抵债,且债务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破产费用为由,裁定宣告该公司破产。


2022年8月3日,徐某、钟某将陈某及李某起诉至武陵区法院。法院公告送达诉讼文书后,缺席审理认为,李某作为公司股东,在公司破产清算中存在怠于履行义务的行为,未向管理人移交财产账册等相关材料,导致管理人未接管到公司的财产账册等资料,该公司因无财产可供分配、不足以清偿破产费用,被裁定破产。法院于2022年12月5日判决陈某、李某对某鞋厂所负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


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查明事实真相


2023年4月,李某在医院就诊时,突然发现银行卡无法正常使用,后经多方打听才知道,自己已作为被告涉诉,名下财产、银行卡等均被法院冻结。但他并未收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通知,于是委托女儿前往武陵区法院主张权益。申请再审无果后,遂向武陵区检察院申请监督。


考虑到李某行动不便,承办检察官多次前往李某家中询问,并耐心安抚李某,让他安心治病。同时积极与法院、移动公司、邮政公司等联系,调取相关证据,查明事实真相。


经过多方走访调查,承办检察官证实,李某的居住地址和电话号码从未更换过,是法院在邮寄诉讼材料时填录的收件人电话错误,事后又未查明当事人的具体情况,最终以无法送达为由采取了公告送达的方式进行送达,剥夺了李某的辩论权。


李某究竟该不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呢?承办检察官介绍,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,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、重要文件等灭失,无法进行清算,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,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;李某退出公司经营后,其身份仍为公司股东之一,但该公司于2013年7月即停止经营,而那时李某已离开公司,既没有能力亦没有义务掌握公司财产账册、重要文件等,与公司重要财产账册、重要文件等的灭失之间不具备因果关系。同时,李某在2011年就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参与公司经营与管理,与其他股东商议退出公司并被同意,对此后的公司财务状况并不了解,也没有再从公司领取工资报酬。法院在核查案件中未发现案涉公司有可供执行的财产,徐某、钟某二人的债权无法清偿与公司未清算之间也并不具有因果关系,故检察机关认为,李某无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


再审检察建议被采纳 申请人被判无须担责


2023年9月21日,武陵区检察院向武陵区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,法院采纳再审检察建议并裁定再审该案。为促进矛盾纠纷的实质性化解,承办检察官多次与徐某进行电话沟通,秉持客观公正的立场,耐心释法说理。


今年3月13日,徐某、钟某和李某达成了和解协议,并向法院申请撤回对李某的执行。随后,法院解除了对李某的强制执行措施。


“我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,应该撑不了多久,临终前最大的心愿就是了却这桩事,感谢你们没有让我留下遗憾。”说完这段话不久,李某因病离世。


“‘我们办的不是案子,是别人的人生’。在这个案子里,我切身感受到了这句话在李某人生最后阶段的分量。”承办检察官孙晶说,“这起案件对于办案人员来说,只是成百上千件案件中的一件,但对于李某来说,却是时刻困扰着他的大事,幸好,我们守住了本该属于他的公平正义。”


据了解,武陵区检察院在办案过程中发现,鼎城区法院未退还徐某、钟某诉讼费及财产保全费,遂向鼎城区检察院移送了相关线索。3月15日,在检察机关的依法监督下,鼎城区法院返还了徐某、钟某诉讼费及财产保全费合计1万余元,使二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平等保护。

来源:检察日报